石飛沒必要對養老保險虧空諱莫如深

2019-06-07 11:31:14 来源: 海南信息港

  石飞:没必要对养老保险亏空讳莫如深

  昨天,有媒体报道称“在剔除财政补贴后,今年养老保险亏空或超千亿”。对此,专家提出,《社会保险法》明确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由用人单位和个人缴费以及政府补贴等组成,因此相关媒体这种说法并不妥当。(4月17日《京华时报》) 报道称,这次财政部公布

  昨天,有媒體報道稱“在剔除財政補貼后,今年養老保險虧空或超千億”。對此,專家提出,《社會保險法》明確規定,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由用人單位和個人繳費以及政府補貼等組成,因此相關媒體這種說法并不妥當。(4月17日《京華時報》)報道稱,這次財政部公布的“2014年全國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情況”顯示,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收入21489億元,比上年增長8.1%,其中保險費收入17554億元;財政補貼收入3038億元。支出19117億元,比上年增長14.5%。本年收支結余2371億元,年末滾存結余28251億元。筆者曾長期從事養老保險工作,從1980年代末我國企業養老保險統籌開始之初就具體參與實際業務處理。對于2014年全國年末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滾存結余到底是不是28251億元,筆者不便置喙,枉加評說,因為對于歷年滾存結余的情況無從了解。但是,對于“本年收支結余2371億元”的數據,顯然值得質疑。只要對我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演變歷程稍有了解,并有小學算術水平,就會清楚:“本年收支結余2371億元”之說大謬特謬。若從年度基金收入21489億元中剔出財政補貼3038億元,基金實際收入只是18451億元,而當年的基金支出是19117億元,兩項之差是負的666億元,即虧空666億元。筆者認為,在計算“養老保險基金”收入的時候,必須剔出“財政補貼”。“財政補貼是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法定來源”的說法,既不符合企業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歷來業務處理的實際,也不符合《社會保險法》的精神。20多年以來,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賬務處理,在收入大項中,歷來都是將保險費收入、財政補貼分開列明的,不允許“混為一壇(談)”。因為他們性質、來源根本不同,故而在計算當地基金結余時,必須剔出“財政補貼”。如果將“財政補貼”打入收入計算,那樣,當地基金結余就是虛假的。2010年10月通過的《社會保險法》第十一條雖然明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由用人單位和個人繳費以及政府補貼等組成。”不過,對此條款,該法是有具體界定的:“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出現支付不足時,政府給予補貼。”這就是說,“政府補貼”雖然列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組成部分,但它不是養老保險基金收入不可或缺的內容,可有可無,只有當地“基金出現支付不足時”,即入不敷出,政府才會給予補貼。既然如此,“專家認為,財政補貼是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法定來源”之說,顯然偏頗或不準確。筆者認為,對于全國企業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當年的收支、結余以及歷年年末滾存結余,都需要給國民一個“橋是橋、路是路”的明晰交代,不能“西瓜葫蘆一鍋燴”,讓人“子午”不清。在計算全國企業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年度收支結余時,必須將財政補貼單列計算,即保險費實際收入、支出、結余或虧空、財政補貼等,各項信息都要分別公開,年末滾存結余也要這樣列清,丁是丁卯是卯。筆者上述所列算式已予斷言:2014年全國企業基本養老保險基金虧空666億元,而不是結余2371億元。在沒有明晰各項數據之前,專家枉言“養老保險虧空超千億說法欠妥”,顯然無法服眾。  國家有關部門沒有必要拿“財政補貼”來掩蓋養老保險虧空的事實。掩蓋有什么好處呢?惟有壞處!一是達不到彰顯政府支持民生的目的,二是年末滾存結余虛假、掩蓋虧空真相,三是不利于頂層推動養老保險制度改革。

  (:收获)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办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调理
经期延长吃什么止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