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之门 第八百六十九章 这是一座危城

2020-02-15 22:17:20 来源: 海南信息港

大逆之门 第八百六十九章 这是一座危城

第八百六十九章这是一座危城

【新的一个月了,求保底月票。】

安争站在窗口看到了那和尚和猴子一前一后进了迦楼罗城,安争忍不住会心一笑。猴子看起来对和尚依然有怨气,虽然这怨气来的似乎毫无道理。不管是在人前还是人后,猴子怼和尚已经成了习惯。而和尚从来都是微微一笑,不多言多语,仿佛自己被猴子怼才是天经地义。

进了迦楼罗城之后,猴子故意当着和尚的面买了一大把烤串一边走一边吃,满嘴油。和尚掏出来手帕递给他,猴子楞了一下:“你有病吧?”

和尚仍然是微微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他们之所以比安争他们慢了些,是因为和尚说在摩羯寺里还有猴子的一些东西存放,让猴子跟他一起去取。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一趟有什么收获,从猴子对和尚的态度来看似乎也没有什么感恩戴德的迹象。

“迦楼罗城是西域和善的城市之一。”

和尚指了指远处迦楼罗城标志性的高塔,那塔足有七八十米高,下面是一个圆锥形的石柱,石柱下面直径的地方足有几十米,而高处只有两三米。高塔上面,一个盘膝坐在石柱上的绝色美女俯瞰大地,右手里还托着一只金雕。

“你说和善就和善?”

猴子把一口肉撸进嘴里,满足的抹了抹嘴,看都不看和善递给他的手帕。

“当初你到底藏了我多少东西?”

猴子问。

和尚摇头:“我没有藏过你任何东西,那些东西是当初你遗落在大雷池寺,而后那个和尚帮你分散各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知道你那些东西对于别人来说一样重要。他们若是得了你的东西,可能会变的更为强大。”

“你为什么知道?”

“不为什么。”

和尚走到客栈门口,看到了安争站在三楼窗口处对他们打招呼。

“西域之地和中原大不相同,你的记忆有些缺失,所以你还是收敛些。这迦楼罗城里的人性子温软,可是这迦楼罗城的城主是个火爆脾气。”

猴子嗤之以鼻:“用你管?”

和尚:“不是管,是告诫。”

猴子冷哼一声,朝着安争摆了摆手然后进入客栈。他一进门把门口那个迎宾的少女吓了一跳,猴子的样子确实有些吓人。那少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喊了一声有妖怪。猴子一个箭步过去抓住那少女的衣襟,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他妈的才是妖怪,我是精怪。”

少女脸色白,不知道自己下一句该接什么。和尚进来看着那少女微微一笑,少女的脸随即变得通红。长这么大,她还没有见过如此俊美的和尚。和尚在西域有着极为尊贵的地位,尤其是行僧。有人说过,真正的礼佛者就是那些苦行僧,他们无欲无求,只为追求佛宗真谛。所以行僧走到任何地方,在西域都会得到的礼遇。

但是这个行僧在迦楼罗城里的人看来太不一样了,他身上的衣服洁白无瑕,脚上没有穿着鞋子,赤脚走路,但是那双脚看起来一尘不染。他走过的地方,沙子上面也会浮现出一朵一朵白色的莲花。猴子说你不装逼会死,和尚摇头说这是功法所致,和你说装......并无什么关系。

进了客栈之后,猴子去找安争他们,和尚却在客栈大厅的椅子上坐下来,朝着那少女招了招手。

少女羞红着脸过去,弯腰一拜:“拜见大师。”

“叫我玄庭就好。”

和尚问:“你可知道,城主是否在城中?”

“这个真的不知,大师可能不知道,城主一年倒是有半年以上不在城里

,而在涅槃台。她性子喜安静,这迦楼罗城对她来说似乎太吵闹了些。来来往往都是客商,琐碎的事太多了。”

“谢谢。”

和尚看了那少女一眼,然后摇头道:“她太执迷了些。”

那少女脸色猛的一变,似乎被人看破了什么似的顿时惶恐起来。她向后退了一步,脸色白的好像初雪一般。和尚微笑道:“你们又不害人,我怎么会害你们。这世上万物本就平等,你们在这温和生存,我不会干预。只是她近越来越少在城中,你们都要小心些。按照日子计算,大雷池寺戒律堂的人巡游也快到了,你们还是尽量避一避,莫要招摇。”

少女扑通一声跪下,重重叩:“多谢大师不杀之恩。”

玄庭道:“和尚不能随便杀生,你们又没做恶。”

那少女起身,颤抖着身子快步离去。而坐在柜台里面的那面容姣好风姿绰约的少妇看向和尚的时候,多了几分敬畏。她等到那少女离开之后才过来,为玄庭端上来一壶好茶。玄庭连忙双手合十:“多谢。”

少妇道:“我叫白九黎,大师不应该谢我,倒是我应该谢谢大师。大师有通天法眼,却不为难我们,是我们的福分。”

玄庭稍显苦笑:“我刚才说过了,你们没有做恶,只是想好好的活着,所以我不会为难你们。况且,若是我为难了你们,她又怎么会放过我?”

白九黎知道他说的是城主大人,忍不住笑起来:“城主大人确实霸道了些,在这迦楼罗城城里,她容不得别人破坏了她的规矩。不过还是要谢谢大师,毕竟戒律堂的人从来不问为什么,只要一个结果。”

她看了看楼上:“大师和之前那几位是朋友?”

“是”

“哦......那大师可是看出来,你们已经被盯上了?这城里有我们这样的,也有不一样的,城主多日不在城中,所以总是会有些疏漏的地方。这些人就开始变得疯狂起来,仗着城主不在越的放肆。”

和尚手指捏了个法印,白九黎的脸色顿时变了,她原本对和尚充满了敬畏,然而此时才知道自己有多怠慢。她站起来后退几步,然后跪倒在地,双手手心朝上放在地上,额头触碰到了地面。

“虔诚弟子白九黎,拜见尊者。”

和尚起身:“她近应该是遇到麻烦了,不然不会对这城里的乱象坐视不理。”

白九黎道:“尊者,是要亲自出手?”

“哪里轮得到我?”

和尚无奈的笑了笑,下意识的看了看楼上:“若真有人做些恶事,有人的金刚之怒强我十倍。”

他迈步上了台阶,留下一脸茫然和惊惧的白九黎。

安争倚着楼梯口看着走上来的和尚,笑着说道:“和尚是给她们上课?”

和尚道:“不,是告诉她们千万不要招惹你这灭门的灾星。你难道忘了自己在金陵城里被人叫什么?”

陈灭门。

安争道:“这里还真是不一样,我倒是越的对那位如此有违天道的城主好奇起来。她这样做,干扰轮回,佛宗若是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放过她吧。”

“是啊......”

玄庭和尚手扶着栏杆看向下面,语气有些无奈又伤神的说道:“可她什么时候怕过。”

杜瘦瘦从里面走出来:“你们在说什么?”

安争:“在说哪个女子更美。”

杜瘦瘦指了指之前迎接他们进来的少女:“当然是那个。”

安争:“回头你晚上可以去看看她。”

说完之后转身走了,他进了自己的套房,古千叶拉着曲流兮也进来。两个人抢了安争的座位,古千叶占了这么一点小便宜都是一脸的满足。她嘴里塞着好多迦楼罗城特产的葡萄,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这迦楼罗城的葡萄好吃的让人吃过之后,再也不想吃任何一个地方的葡萄了。

“你们又去对美女品头论足了?”

古千叶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有些讥讽的看了安争一眼。

安争摇头:“天黑之后,任何人不要离开客栈。”

曲流兮看他说的郑重,忍不住问了一句:“出了什么事?这里看起来祥和太平,似乎没有什么危险......难道是大羲的人追上来了?”

安争道:“不是......”

他往后外看了看,声音压得很低:“若是胆子小,夜里不要闭灯,你们两个住在一起也好。不要出门,若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要追着看。”

“到底什么情况!”

古千叶急切的问了一句。

“这里......”

安争有些不确定:“不在人间。”

“你什么意思?!”

古千叶猛的站起来:“你是说这里的人都是鬼?”

“不是鬼......确切的说不全都是。我刚才看了,这客栈里的每一个人,其实都不是人。只是他们有着绝美的画皮,所以看起来和人一般无二。到了晚上,她们就不得不将画皮取下。所以你们还是不要出门,而且客栈外面的东西,比这客栈里面的要凶悍多了。咱们进城的时候已经有人盯上了咱们,怕是今夜就要动手。”

“怕了它们?!”

古千叶拍了拍小胸脯对曲流兮说道:“放心就是了,我来保护你。”

“到底怎么回事?”

曲流兮好奇的问道:“这地方阴气并不是很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

安争刚要说话,玄庭和尚从外面走进来说道:“还是我来说吧......这件事这座城还要从那位城主大人说起,她叫迦楼火舞。有人说西域是祥和善意之地,这里的人信奉佛宗,所以没有恶念。但是这里的人又苛刻,极端者认为,凡是不信奉佛宗的人都该死,于是死了不少人。其中更极端的人认为,这世上除了人之外都是虚妄,都是妖孽......凡是妖孽,都要铲除。”

“三百年前,一大批信奉者从括罗国开始杀人,凡是非西域之人必杀。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庞大,一年之后,括罗国原来的国王因为有一位中原人的妃子而被杀,号称正承宗的人控制了括罗国。他们认为自己才是佛宗正统,对大雷池寺也心怀不敬。这些年来,死在正承宗手下的人太多了。”

玄庭和尚看了一眼楼下:“其中大部分都是无辜枉死,而她们就连轮回都不能。迦楼火舞就在这个地方收留了很多人,也有很多不是人......”

和尚有些担忧的说道:“但是她近可能出问题了,括罗国的人在城里开始变得肆无忌惮。”

安争走到窗口和和尚并肩而站:“和尚会度人吗?”

和尚摇头:“不擅长。”

安争微微一愣:“你真是不务正业的有点过分了,你杀人不擅长,度不擅长......”

和尚道:“也许,你说的是一回事。”

他双手合十:“杀和度,往往是一回事。”

【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

顶点笔趣阁阅读址:m.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