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飘香雨季7z

2019-01-31 00:44:38

飘香雨季

作者:幕笙 阿琴给我的印象是忧郁,眉宇间总是凝着淡淡的哀伤。 上课的时候,她不听课,但也不打瞌睡,不搞小动作。她总是以手支颐,怔怔的看着窗外,好像窗外有看不完的美妙风景。其实,从她坐的那位置看向窗外,能看到的就是一棵法国梧桐硕大的树冠,再有就是时而碧清,时而浑浊的天空。我实在不知道吸引她眼球的到底是什么。 有时候下课了阿琴都还在盯着窗外看,我实在看不过去的时候我就会走到她身旁对她说: 走,阿琴,抽烟去。 每当这个时候阿琴就会对我微微一笑,她微笑时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 我们班烟民很多,每次去上厕所时候都能看到我们班的烟民在里面 吞云吐雾 。相对他们来说,我和阿琴抽烟的地点就要 优雅 很多。 在我们教学楼旁边有一片不小的针叶树林,通常我和阿琴都是背对背的坐在一棵树下,一边抽着烟,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背对背坐着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有效的防止老师从背后 偷袭 。 那时候,我在阿琴家租房。阿琴家有两套房子,阿琴的父母住在楼下的房子里,而阿琴的房间就在却在我住的那套房子里。那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原本阿琴的父母是不愿意出租的。但是当初看在阿琴的面子上,他们租给我一间房间。阿琴的房间就在我房间的正对面。 晚自习放学后我和阿琴沿着湄江河漫步回去,她在楼下吃过晚餐才上楼,每次她上楼后都会敲响我房间门,而当我打开门时,总是能看到她面带微笑的站在我门前,手中还端着一个碗,那是她为我准备的晚餐。每当这个时候我心中就很感动,总想说一些感激的话,但是每次话到嘴边的时候却总是说不出口,唯有接过碗放在桌上,坐下来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我吃晚餐的时候阿琴就坐在我的床上,安静的看着我。那时候我身上就像有很多毛毛虫在爬一样,感觉痒痒的,怪怪的。 我吃完后会抬起头对她微微一笑,她总是微笑着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拿起桌上的碗对我说: 晚安,明天见。 然后出了房间,轻轻的带上门。她出房间后我会发呆,因为阿琴在学校和在家里表现出的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学校的她让人感觉是忧郁的,而在家里的她却总让人感觉是幸福的。 王大峰规定我们在早上6点半之前必须到校,而我在早上时又比较喜欢贪睡,闹钟都闹不醒我。通常情况下都是阿琴使劲敲我的门,把我叫醒,而我醒过来之后也不会立刻起床,总是要等到阿琴第二次叫我的时候我才起。我起床后阿琴已经去了学校,我洗漱完毕之后匆匆的赶去教室,根本就没有吃早餐的时间。王大峰的对于迟到的同学的惩罚一向很变态,要么一百个虎卧撑,要么沿着操场跳一圈蛙跳。对于我这种身子骨,不论那一项惩罚都足以要了我的小命。 每次我都是在6点29分左右冲进教室,每当这个时候王大峰就会拿出来看看时间,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对我说: 你小子倒是挺会把握时间的。 而我也总是得意的笑着说: 那是! 然后王大峰总是狠狠的瞪我一眼,仿佛是在说: 小子,你别栽到老子手头,到时候化。我坐在那个时候我和阿琴常坐的那棵树下,点燃了一支烟。突然觉得尼古丁的味道很呛人,我回过头看身后,我没能看见那个时候一回头就能看见的瘦削背影。心中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大颗大颗的滚出了眼眶。 抬头仰望天空,阿琴的声音又在我的脑海响起。 不要以为是这个世界把你抛弃了,而实际上是你抛弃了这个世界。你因为一时的想不开而迷失了自己。别怕,我陪你去找回你自己。 我找回了自己,找回了我抛弃的世界。而你却抛弃了世界,抛弃了我,我又要到那儿去找回你呢? 一晃四五年过去了,我们之间的故事恍如一梦。有时候自己都会怀疑那故事是否发生过,阿琴是否真的在我的世界中出现过。四五年的时间中,我早已经变了模样。而阿琴,一直以美的容颜存在于我的记忆。 【我要纠错】 :兔子

助听器厂家
二手叉车价格
广东加油站铝条扣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