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风 六八章 华真

2019-09-26 04:04:18 来源: 海南信息港

神目风 六八章 华真

“认识!他跟我开个玩笑而已!”沐风说着,颤抖着掏出了许府给他的身份玉牌,证明他是许府的贵客,这个世界有钱有势的人还是有一定特权的。

“许府?”大汉黝黑长着毛毛的手接过沐风手中的玉牌,还有其下夹带的一张百两银票。

【我的钱!!】沐风心都疼死了,之前身上的碎银子都花光了,只剩下两万两大钞,而且这些龙武卫也没那么好打发,只能忍着心痛,送上自己的心血了。

“嗯…既然是个误会…那大家都散了吧!”彪形大汉笑着将玉牌递回,带着手下就走了,没有看到身后沐风面具下哀怨的目光。

“咳咳…你们看到了啊…那一百两银子以后你们可要还我!”沐风指着关飞的鼻子说道。

“切!那是你要送的,关我们什么事?”夏如龙转过头去,一幅不屑的样子。

“闭嘴!四弟!”另外一位长得比较高大的少年是五人中的老三,名叫纪虎。

“嘿!你小子还不领情了是吧?走,跟我到官府走一趟!”沐风作势拉着夏如龙就往龙武卫离开的方向走去。

“这位公子!我四哥他就是嘴贱,您大人有大量!”老五魅姬身材倒是十分玲珑,可惜满脸涂满了不均匀的黑色油脂,让人望而生畏。

四人劝说之下

神目风  六八章 华真

,沐风才放过了夏如龙。

好心好意,哪有被人这样糟践的道理。

“嗯…这一千两先借给你们,拿去治伤吧!大爷我还有事,你们什么时候有钱了,到许府报上我的名号,把钱还给我就是了。”

沐风很阔气地掏出了一千两银票,但是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有斜视上方的姿态都暴露了他的内心。

“这……”四人都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笔钱。

“哎呀!拿去拿去!”沐风实在受不了了,再过一会儿他就要反悔了。将银票丢在关飞的怀里,沐风转身就走。

“这位公子!您的名号是啥啊?”魅姬清脆的声音响起,听着倒是挺让人舒心的。

“沐风!”

【亏大了亏大了!希望华家有足够的钱让我赢啊…】

虽然损失一千多两,却也不算毫无收获。借着刚刚的冲突,沐风对于龙武国的强大再次有了直观的认知。

那七名巡逻的龙武卫由一位术王带领,剩下的六人都是术帅修为。估计光是龙舞城管理治安的龙武卫,都有能力横扫出云国几十遍。

“要让出云国快速变强,我就必须弄到很多的元晶!”

变强,解开身世之谜,这与强大出云国并不冲突。虽然他对出云国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他的“亲人”都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

而且,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唯有留住根,冯万年、白安和秦宇他们才能好好的。

一路上沐风都用神目四处观察着,出云国坊间流传的“术皇满地走”或许有些夸张,但术王在这里太常见了。

一条大街上,在神目视野里就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太阳,全部都是将术元凝结成为实质,披在身上,跟普通的衣服没什么两样。

走过几条街,沐风拐进了一条寂静的小巷子,拔出了护身短刀,站在原地。

“谁?”沐风并没有太深入小巷之中,万一跟踪自己的人修为过高,他也好及时跑路。

当然,若是修为高到沐风完全无力抵抗的地步的话,也就不必鬼鬼祟祟跟在他身后了。

“我…”夏如龙见没能满得住沐风,就现出了身形。

“夏如龙?你干嘛?”沐风转过身,收起了自己的短刀。

这小子虽然性子是冲了点,但那份重情重义却很讨沐风喜欢。

“我…我…我二哥让我来给你做跟班…然后你给我发俸钱,他们再想办法去赚钱,直到还清那笔钱为止!”

夏如龙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一个很直率的小伙子变得这么扭扭捏捏倒是让沐风有些发笑。

不过应该是因为刚刚他在沐风面前太过莽撞,还想对沐风动手,现在要他来做跟班,面子上过不去。

“嗯!关飞倒是挺有心的…那就乖乖跟着吧,如果不会做跟班的话,回去我让许府的管家好好调教你。”沐风似笑非笑地看着夏如龙,不过他现在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别人是看不到他的表情的了。

夏如龙没说什么,拳头上青筋一条条全都露了出来,依言乖乖跟在沐风身后。

对方仗义施舍救了他的大哥,他自然是感激无比。只是对这种境况感到屈辱,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这一点,倒是跟关飞一样。

见夏如龙脸色那么难看,沐风也不忍心再调戏他。

他自己可还有正事儿,要是去晚了,许伦清把钱输清光的话可咋办。

两人赶到华家赌庄的时候,庄外竟然围了一大圈人。这让两个小术尉挤都挤不进去。

“哇靠…搞毛啊?”沐风只是感叹了一句,旁边却有一路人甲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还不知道?许家大少上门正式跟华家宣战了!他们在赌场这门生意上,可是斗了十几年,华家在龙舞城仅剩的赌庄也就剩下这一家了。”

“宣战?”沐风微微有些吃惊,没想到许伦清对他这么信任,要是沐风放他鸽子的话,那这笑话就闹大了。

“那个,兄弟!这里面现在什么情况?”沐风拍了拍刚刚那个热心的路人甲。

“许家大少突来兴致,要跟华家华真赌上几把,现在里面拼上了一张十丈长的桌子,在赌大小呢…

能跟赌业巨头、龙武八杰之一的许家大少同台竞赌,那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待遇,现在里面都被挤爆了!我也是来凑热闹的,看看今天到底是怎么个收场。”

路人甲滔滔不绝,唾沫横飞,似乎自己现在就在跟许家大少爷一起赌着。

“咳咳…我也想知道怎么收场…”沐风完全进不去,靠修为硬挤的话,他会被挤成肉饼。

【这回乐子大了。】

神目一开,满满都是人头,沐风完全看不清楚里面什么情况。这也是神目的一个弊端,当视野内能量光影太多的时候,相互干扰,他就掌控不了真实的情形。

“退后,退后!”

赌庄门口的人流突然被一股强劲的术元生生逼退了一丈方圆。而后又是一位贵公子打扮的少年走了出来,有所不同的是,这人的长相有些阴冷,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

“华真怎么出来了?”

沐风还没问,就从周围的人口中知道了此人身份。

滁州治疗妇科费用
滁州治疗妇科医院
滁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滁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