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别拿村官不当“干部”(有所思)

2018-11-07 18:12:51
别拿村官不当“干部”(有所思) “应该算吧。

”面对笔者的提问,王殿波有点拿不准,想了想才回答。

同行的县委组织部同志补充道:他虽然不住在村里,但没脱岗、没误事。

王殿波所在的黑龙江省宾县鸟河乡万发村,是个大村,有3700多人。

45岁的王殿波当村支书已有十几年了。

笔者到村里的这天,气温已降至零下,村民院子满满堆放着黄澄澄的玉米。

和其他村民不同,王殿波院子里再无玉米。

两年前,他就将7亩地转包出去了。

孩子在县城上学,妻子在县城打工,他们一家租房住在县城,离万发村10多分钟车程。

搬到县城居住,村民平时还找得到村支书吗? 中午,我们敲开三户人家的院门。

开食杂店的杨喜军说:一周能看到三四次;侯中立说:有他手机号,有事就打电话;姜成说:能找着人,2014年春季还找他调解过土地纠纷呢。

“不管在哪儿住,当了村干部,就要履职尽责,让村民随时能找得到你。

”王殿波说。

像王殿波这样的村干部,“坐班”不现实,“走读”有苦衷,如何管理村干部?工作不好干,待遇跟不上,怎样建设强有力的村“两委”? 带着这样的疑问,在东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我们各找了一个省,与村干部面对面、“零距离”,感受着他们的酸甜苦辣。

不在编、不脱产,但管理党务村务、服务农民——村干部通常没有国家干部身份,工作的随时性、待遇的补贴性、生活的地缘性,汇成了村干部的独特性和管理的复杂性。

在一名县委组织部长看来,村干部虽然“官”不大,但在村里面子大、责任大、压力大、风险大。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

村干部,是农村基层组织的人格化代表,他们身处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线、服务农民前沿,是农村基层政权的“神经末梢”。

村干部如果“走读”,会降低“神经末梢”的灵敏度。

麻绳容易从细处断,服务农民怕卡在“一公里”。

在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各地将治理基层干部“走读”纳入整改内容。

县乡干部“走读”备受关注,村干部“走读”同样不可小视。

大学毕业的90后女孩刘彤,是一名村干部。

她并非大学生村官,职务全称是:福建省福安市溪尾镇溪邳村专职村干部。

“专职村干部”在福安市是新生事物。

2014年4月,福安在溪尾镇试点村干部专职化,村党组织书记和村委会主任免试聘用,再根据村民人数,每个村通过考试公开招聘1至3名专职村干部,以本镇本村人员为主。

为何尝试村干部专职化?“以往,群众有事办不了,村干部有事找不到”,溪尾镇党委书记蔡龙玉说:“不能让村里唱空城计!” 蔡龙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