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无病抓药为那般

2018-10-28 11:42:13

“无病抓药”为那般

甘肃省秦安县阳坡村一户参合农民的门诊补偿报销记录显示,从2013年12月12日至18日,每天都有取药记录。本报陈发明摄

经济3月21日北京讯(陈发明)去年10月,甘肃省秦安县不少农村开始流传“农民个人缴纳的新农合参合费用将在年底前作废”的说法,直接导致当地农民在之后的两个多月里,争相到村卫生室、乡卫生院取药,形成“无病扎堆取药”的高峰,乡卫生院和村卫生室门口一度出现群众大清早排队取药的现象。近日,本报来到秦安县,进村入户走访调查,了解这一风波的来龙去脉。

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兴丰乡阳坡村村民李根林仍然清楚地记得,去年底村里老百姓去乡卫生院取药的情景。“每天都有很多人提着一大塑料袋药从路上走过。”李根林说,“有时还能看见有人挑着担子,里面装满了药。”

针对这一怪现象,甘肃省卫计委在今年1月6日发出的《关于开展全省新农合门诊统筹工作专项督查的通知》明确指出,“‘突击开药’现象严重违背了新农合政策精神,损坏了以‘互助共济’为核心的新农合门诊统筹制度设计初衷,导致了新农合资金和医疗资源的浪费,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

空穴之风从何而来

在兴丰乡阳坡村,一说起新农合,很多村民句话就是,新农合的余额到底会不会作废?

究竟“参合缴费年底会作废”这一消息从何而来?

有村医对说,2013年10月,乡卫生院召集兴丰乡所有村医开会,通知说,如果新农合参合家庭账户余额不在年底前报销,将作废。在走访了附近几个村子的卫生室后,听到与这名村医同样的回答:乡卫生院开会后,“参合缴费在年底将作废”的消息就传开了。

但是,在向兴丰乡卫生院院长王德田求证时,他否认了这一说法。“卫生院确实召集过大家开会,也贴过通知,但我们传达县上文件,并没有说过参合缴费会在年底作废,通知还和县上文件的复印件贴在一起。”

王德田所说的“县上文件”,是指秦安县卫生局在2013年9月30日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工作意见的通知》。

“可能是老百姓误读了文件里的一些内容。”王德田拿出这份文件给看,其中涉及普通门诊统筹补偿方面的“参合农民每人每年度普通门诊统筹报销封顶线为100元,以户封顶,年度不结转”的内容他都画线标出,“这句话被大家理解错了。”王德田说。

“扎堆取药”伤害了谁

2010年,甘肃以乡村两级医疗机构的门诊服务为主体,开始实行新农合门诊统筹政策。根据当时甘肃省卫生厅的指导方案,开展门诊统筹同时,终止家庭账户和以家庭账户形式进行的门诊定额补偿,家庭账户的余额予以保留,用于参合家庭成员门诊医疗费用支付。

“从2010年到现在,很多农民新农合家庭账户只缴费,平时不生病的人基本没有进行过门诊统筹报销,有的余额达到了好几千元。”秦安县合管办副主任贠建峰说,当时虽然要求终止家庭账户,但很多地方没有终止。“由于政策宣传不到位,很多农民都认为家庭账户里的钱是自己的,突然终止怕造成不稳定,也就让一些人钻了空子。”

2012年底出台的《甘肃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支付方式改革实施方案》指出,现存家庭账户中还留有余额的,门诊补偿资金应先从余额中扣减,家庭账户清零后再从门诊统筹资金中补偿。乡、村级单次门诊费用补偿比例统一确定为90%,每人每日累计门诊处方费用分别控制在50元、30元以内,当日门诊补偿封顶额分别为45元、27元,参合农民每人每年度普通门诊统筹补偿封顶线为100元,以户封顶,年度不结转。根据这个方案,秦安县卫生局在2013年9月底下发了王德田提到的“文件”。

在阳坡村一户村民家里,女主人拿出一个鞋盒子,里面装满了各种药品,都是2013年10月至12月凭新农合参合证在村卫生室和乡卫生院取的。粗略一看,大部分是感冒药、胃药,以及维生素等药品,不少药品的有效期是2015年。这名村民说,“没病谁会吃药,就是放在家里备着,过期肯定就扔了。”

从这家的参合证“合作医疗门诊补偿报销记录”栏里看到,2012年,她家只有两次门诊取药报销记录,是给家里患有高血压的老人报销的降压药。而2013年,报销记录达到了15次,全部是在10月13日以后。

王德田承认,此次扎堆取药已经造成巨大浪费。数据显示,兴丰乡卫生院2012年第四季度的药品销售额为20万元,但是2013年同期数字猛增到70万元。

“无病抓药”漏洞怎样堵住

“新农合是惠及千家万户的好政策,运行中一旦发现问题,我们会立即查处。如果回避问题,我们就不会把督查通知公开在省卫计委站上了。”甘肃省卫计委基层卫生处处长张浩说,在甘肃省卫计委《关于开展全省新农合门诊统筹工作专项督查的通知》下发后,甘肃各级卫生行政部门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重点,对年底“突击取药”现象进行督查。

除了政策宣传不到位,贠建峰认为,造成此次扎堆取药的原因之一是,在城镇职工医保目前仍然保留个人账户的情况下,在农村实行终止家庭账户的新农合门诊统筹政策,“步子迈得稍微快了些”,农民短期内难以接受。

“准确说这项政策有点超前,但取消家庭账户是必然趋势。”张浩表示,将引导参合农民从根本上理解新农合“互助共济”思想,要让参合农民知道新农合不是一项福利制度,门诊统筹更不会导致“年底个人缴纳费用作废”,摒弃“交了多少钱一定要取回多少药”的陈旧思想。

甘肃省卫计委已经与农行甘肃省分行联合推行金穗新农合“一卡通”。“参合农民办理一张银行卡,既有普通银行卡的金融功能,也能当做农民的‘健康身份证’。”张浩介绍说,甘肃将在今年建成覆盖全省各级定点医疗机构的新农合信息管理系统,实现就诊数据实时传输、转诊审核和监管、即时结报等目标。“一卡通”将储存参合农民每次就诊、住院、报销等所有信息,不给违规行为留操作时间和空间。

惠民宣传谨防误读

近几年,在一些地方频频发生新农合参合群众利用门诊统筹政策“无病抓药”现象,造成医疗资源浪费,并使大量新农合资金随之蒸发。这不仅违背了新农合“互助共济”的理念,还降低了群众对这项制度的满意度。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制度设计上的一些漏洞让违规行为有机可乘,另一方面,政策宣传上不到位,致使不少群众对这项制度存在误读。新农合制度是以大病统筹兼顾小病理赔为主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其根本属性是一项保险,而非福利。长期以来,对这项政策的宣传集中在它给农民带来多少好处,国家投入了多少资金,而忽略了这项制度作为保险的一些特点和属性,从而使个别乡村医疗机构从业人员利用群众的认识误区,违规做出“无病抓药”这种看似“双赢”,实则伤及更多群众的事情。

因此,惠民政策的宣传应以准确、全面为原则。要看到,制度设计上的漏洞可以通过完善规定措施等“技术操作”填补,而群众认识、理念上的误区一旦形成,绝非“药石可医”。

原标题: “无病抓药”为那般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两江春城
宝钢彩涂板
荣盛花语馨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