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铁匠10姩变國务院厅官借助行业协會晋

2019-10-23 03:25:17 来源: 海南信息港

揭秘铁匠10年变国务院厅官借助行业协会晋升,

厅级干部。6月27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魏铁匠的升官路线图》,援引多位知情人士消息证实,魏崇金2012年下半年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其学历、党员、干部身份均涉嫌造假。 今年6月,中纪委常委俞贵麟披露,国务院扶贫办有一个“假党员、假干部、假学历”的“三假”处级职工被查处。相比之下,“三假干部”魏崇金的行政级别更高。 “魏崇金的事情,主要不在国务院扶贫办,但他们的确把关不严。事实上,在输送到扶贫系统之前

,魏崇金的干部身份造假就已经完成了。”一位要求匿名的权威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这一造假过程,至少有一部分是在中包联实现的。 调查发现,2006年1月,魏崇金当选中包联党委书记,这也是他到扶贫系统前的职位。随着魏崇金简历的曝光,更多升迁细节及疑点得以公开。 第二次尝试进入中包联时支付了30万元“赞助费” 中包联多位要求匿名的人士透露,魏崇金至少两次向中包联发起冲刺。第二次

,魏崇金向中包联支付了30万元“赞助费”。 在我国行业协会中,中包联不容小觑。它的前身成立于1980年

,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由国资委直管的15个行业协会之一,并曾拥有行政管理的权限。一位行业内部人士评价其“承担了一定的公权力的延伸”。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早在2001年上半年,魏崇金就曾试图进入中包联。时任秘书长谢荣全引荐了魏崇金,但看了魏崇金的简历之后,中包联有高层人士表示反对。 当年的中包联还叫“中国包装技术协会”,时任会长是创始人邱纯甫。邱被视为中国现代包装工业的奠基人,多位受访的中包联人士认为,“协会是邱老一手创办并壮大的”。 那时的魏崇金39岁,离开江西老家已将近10年。中国青年报此前披露,他原为江西瑞昌的乡村铁匠,做过物资、镀锌厂生意,离乡进京时的学历是初中未毕业。 “他的简历有些奇怪。”知情人士回忆,魏崇金的简历后被提交至协会高层,一位负责人的直观印象是,学历不高,但级别是副厅级干部,且无包装行业工作经验。 次冲刺以失败告终。4年后的2005年5月,魏崇金卷土重来

。 就在2004年,协会已更名为如今的“中国包装联合会”,人事历经变动。邱纯甫于2005年6月逝世。 多位知情人士称,他们次听说魏崇金调入的消息,是在2005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上。魏崇金的职务是会长助理,享受副秘书长待遇。 这一回,至少在公开资料中

,魏崇金是从云南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调来的。据《云南政报》透露的信息,2003年4月,魏崇金挂职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2004年年底,他结束挂职。 调入中包联的缘由,可能仍是内部领导的引荐。今年魏崇金进入云南省发改委,任副主任、党组成员。不过,没有检索到此间对魏的公开报道。 监管的薄弱环节 2008年,在中包联工作两年后,魏崇金进入中国国际扶贫中心担任副主任。这是国务院扶贫办下属事业单位,也是魏崇金仕途的终点。 国务院扶贫办一名官员透露,魏崇金出事,早并非因为是“三假干部”。他说,在国务院扶贫系统面向处级干部的内部通报中,魏是因经济方面的原因被人举报,后来,在调查的过程中,干部身份造假的问题被意外发现。 前述官员转述目击者的说法称,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魏崇金从外地出差回京,在机场就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了。 如果一切经历属实

,魏崇金本应该是一个“励志人物”—原本为江西瑞昌的乡村铁匠,做过生意,学历不到初中,而进京10年之后,他一跃为“985高校”硕士研究生,并官至厅级。 如今,“励志故事”被一一戳破。 在中包联多位权威人士看来,选择中包联作为上升的跳板之一,这并非没有理由。 一方面,中包联曾有行政管理的职能,有一定特殊性。但对于国资委来说,其日常监管往往鞭长莫及。 “行业协会的形象很重要,关乎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前述人士称,在现有的社会框架中,在一些领域,政府与企业间还缺少一个中间地带,一些带有行政色彩的行业协会往往影响企业对政府的认知。 “更何况,行业协会的领导是直接与企业打交道的。”他说,如果行业协会的领导是造假的,这对企业的冲击比较大。 事实上,行业协会的腐败问题也引起了有关方面关注。今年8月,中纪委监察部站推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地方巡视工作图解》,其中提及行业协会的腐败问题,称“有的领导干部利用协会等中介组织进行利益输送”。有媒体认为,此提法将反腐矛头指向了被公众称为“二政府”的行业协会。 多位中包联员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行业协会出现干部造假的事情,影响了正常的工作环境。 在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看来,行业协会为何易成“三假干部”的藏身之地?因为行业协会这样的社会组织在选干部、用干部过程中的漏洞比较大,是干部管理的薄弱环节。 竹立家说,这与行业协会是“二政府”有关,它挂着事业单位的招牌,并不是纯粹的社会组织,“与行政和司法机关相比,行业协会造假相对而言比较容易,这也使得很多人利用协会作为突破口,进入国家事业单位成为国家工作人员。” “卖假、倒假、买假,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应该提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三方都应该追究。”复旦大学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胡守钧强调,行业协会本来是主持公道的,其存在是为了公正、公开、公平,不能搞垄断、不能搞假冒,“但是现在,一个主持公道的机构却来造假,这样的行业协会还有什么价值呢?” 本报北京8月28日电点击进入【股友会】参与讨论


贵州有癫痫医院
贵州公立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南阳治疗男科前列腺增生
遵义癫痫病专业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