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生獍兽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24:01 来源: 海南信息港

一不该,二不该,千不该,万不该。巴大发不该娶两个老婆,他的小老婆不该生儿子,他的大老婆于丹兰不该把这个儿子养大成人。其实,不该的是巴大发的儿子巴谷方。巴谷方不该嗜赌如命,不该因为没卖成房子而杀养母大妈。  但是,一切都成了事实,血淋淋的事实。  20世纪80年代伊始,神州大地上赌风日烈,有人说是“十亿农民九亿赌”,虽然夸大了事实,但也还是道出了那种不良的社会风气的严重程度;而且,这种现象至今也还没有完全消除。  VF两省边界附近,有个名镇叫荷花镇。这个镇上的工商业主巴大发在1947年病故,她的小老婆三年后抛下四岁的儿子巴谷方,也撒手跟他而去。  此时,于丹兰的女儿巴芙蓉已考上CS医学院。于丹兰除了给女儿寄学杂费,没有更多的事做,她已把全部心力寄放到儿子巴谷方身上。巴谷方虽非她亲生,但她待儿子比待女儿要好上百倍。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叫女儿俭省、节约,却在儿子身上大把大把花钱;儿子要玩什么,她都一口答应;儿子小学毕业,读了几天初中,不爱读了,她也听之任之。儿子长大成人,要学手艺,她又让儿子学了木匠、篾匠、漆匠、皮匠。聪明的儿子令她欣慰,打的家具两省闻名,编的花篮到了广交会,漆的家具毫光闪闪,销的毛皮平平整整。总之,是一把抓钱好手。  女儿大学毕业,分到WH大学当校医,与一位教授结了婚。女儿、女婿想念远在异省的老母,多次写信请妈妈于丹兰到WH大学安享晚年。信文情真意切:弟弟长大成人,妈妈理应跟着女儿享福。妈妈,请你老人家让我们多尽一点孝道吧!  于丹兰一心钟爱儿子巴谷方,再好的地方也不去。女儿、女婿就常给她寄一些现金和米票。  不管寄来多少,于丹兰都不用,全都给了儿子。于丹兰爱子如命,到处张罗着儿子的婚事。她感动了上苍,卜苍给了她一个俭省节约、勤劳纯朴的好儿媳,很快又添了两个男孙。于丹兰心花怒放。尽管女儿、女婿不远千里到荷花镇来接老母去享福,老母说她有儿有孙,脑壳摇了几百回,女儿、女婿只能望母叹息,又给了老母一些现钱、米票,怏怏而去。  后来,不兴米票了,女儿、女婿还是不断地给老母寄现金来。于丹兰省吃俭用,几件粗布衣服穿了几十年,大部分钱都给了儿子。  巴谷方得了钱,不思劳作,上了赌桌,一坐就是大半年。怕老母干预,就跑到邻省去赌。赌了输,输了赌,烂泥田扳桩,越陷越深,结果输了五万元。别人讨赌账不得,就说要打他个四肢分家。断脚断手多可怕,巴谷乡急向八方亲戚求助。  姑姑来了,舅舅来了,姐姐巴芙蓉也来了。大家给巴谷方凑了六万元,一致反复叮嘱他:“你只要像猪一样吃了长膘不拱圈,我们就寄钱来供养你一家。”天大的优惠,使巴谷方喜之不胜,点了头,表了态。  待亲戚们一走,巴谷方还了赌债,还有一万元,不拿来为一家人买吃买穿,而是旧病复发,大赌特赌。他想:赌不赢外省人,就与家乡人对战。谁知道荷花镇的赌徒、赌棍们,个个比巴谷方高强,巴谷方一万元输给了别人不算,又欠了两万元赌账。债主讨赌账不得,也说要打他个七窍生烟。别人挨打的惨状他亲眼目睹过。于是,他横下一条心:卖屋!卖个五万元,还了赌债,还有三万元赌资,再拼一把,要把以前输掉的全扳回来。  巴谷方以为老母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请求,就直截了当地对老母说:“妈,我要卖屋,还赌账。”  “姑姑、舅舅、姐姐他们不是都劝你莫拱罔吗?你怎么不听劝告?”  “我已走到了这一步,没得法。”  “你把屋卖了,你的妻子、儿子到哪里去住?”  巴谷方不做声了。他从小到大,老母对他总是有求必应,百依百顺,岂知这次却碰了壁。这一碰壁,惹得巴谷方恨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阴倒咬牙切齿:一定要把这堵墙壁掀倒!  巴谷方向来是心里怎么想,手上就怎么做。掀墙壁的恶念在脑海里沉浮了几天,终于浮上了水面,加之债主越逼越急,眼看灾难就要降临,他再次咬咬牙,决定铤而走险了。  那日下午,巴谷方回到家,看妻子因到邻省赶场未回,两个孩子都到河边看划龙舟去了,只有老母一人在家,正是下手良机。  此时,只见老母提着一桶猪潲,步履蹒跚地走向猪圈。巴谷方屏声静气,顺手拿起一块大柴块,高高举在半空,蹑手蹑脚跟在母亲后面。宽厚仁慈、操劳一生的母亲还未知道身后有人,巴谷方高举的大木块已从半空中猛劈而下,顿时把她打倒在地。于丹兰一声未哼,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  穷凶极恶的巴谷方唯恐母亲不死,又从房里寻来几把篾匠用的匀刀,一把一把钉卜母亲的前额后脑的所有要害之处。一摸母亲口鼻,好久都没来气:才取出匀刀,刀上血迹未擦,就暗藏到一个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去了。  弑母大罪作案已毕,巴谷方坚信天衣无缝,便把母亲身上、头上的血迹擦干净,然后大放悲声,引来街邻。他向街邻撒谎,说是老母因急病仙逝,请大家帮忙料理丧事。  爆竹一响,街邻互动,又有人主动四处报信,众亲戚也都来了。巴芙蓉接到电报,星夜兼程赶来奔丧。巴芙蓉到了荷花镇,在母亲灵前哭了个天昏地暗。泪光中,她不经意间似乎发现弟弟巴谷方有狰狞之状。待她擦干眼泪,巴谷方已不在眼前。  入夜,巴芙蓉无法入睡。不仅思母情急,而且疑弟心烦。母亲多年来好端端的,近一段时间也未听说有生病之事,死因甚是蹊跷。越思虑,心越沉,越是觉得心里一块铅,喉咙一股火,问题一团麻。更难以忍受的是,满房间都是血腥气,叫人怎能人睡?爬起来走到堂屋,血腥气又没有了。走进房间,又是血腥难闻,直想呕吐。巴芙蓉睡不着,就横下一条心:把麻团解开。她用手巾紧紧捂住鼻子上,在房里这翻那找,把床上的枕套抓住,使劲捏了几下,硬硬的,有东西!她便抖出枕芯,从被割开的口子里取出几把带血的匀刀。麻团已基本理清,她悄悄把匀刀用一件旧衣包好,连夜到荷花镇派出所呈交。  第二天一早,派出所就来开棺验尸,证实血刀把数与于丹兰头上伤口数完全吻合,立即报请县公安局批准,抓捕了弑母獍兽巴谷方。  经过几番审讯,结了案,巴谷方也供认不讳。弑母之罪,天理难容,法律难容,眼看巴谷方就要被押赴刑场正法。  巴谷方不留恋他的妻儿,不留恋他的家庭,不留杰多次资助他的亲戚,唯独只留恋赌债,只留恋赌场,只留恋他以生命托付的赌博生涯。他要活着出去,他要去扳回所有输掉的钱!  匪徒有匪徒的心理,赌徒有赌徒的心理。基于赌徒的心理,巴谷方轻而易举地翻了供。复查半年,巴谷方的生命也苟延残喘了半年。  经E级审判机关复查落实,与原结案材料毫无二致,便维持原判。  巴谷方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了。此时,他才想起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才想起自己花了姐姐许多钱米,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感谢的话,反而对姐姐发现匀刀、告发自己而对姐姐恨之入骨。  巴谷方想到此,便要求姐姐在他死期那天来看他一眼。  巴芙蓉来了,只来了她一人,她给弟弟添制了一身高质量的衣物,新衣新裤新鞋,对弟弟进行了一次资助。  刑场上,姐弟相见,对面无言。忽然,晴天霹雳般一声嚎啕:“我不该……”  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罪犯就刑。  清脆的枪声响过,巴谷方到阴曹地府报效母亲去了。然而,在他身后,却为世人留下了许多反思。这些反思,深刻而又深刻、沉重而又沉重。 共 28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