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倪萍代言被讨中介费中间人起诉索要11万项

2019-01-14 08:04:23

  倪萍代言被讨"中介费"中间人起诉索要11万

  原、被告都向法庭提供了向先生与倪萍的通话录音为证。在录音中,中间人向先生自称,他只拿了4万,希望倪萍支付剩余的钱。倪萍说:你没有签意向,吃亏也是白吃亏你的处境我能理解,我个汽车洗车液厂家人给你2万元,如果你能接受,我就找人给你送去。

  中间人向先生称在促成倪萍代言丁桂儿脐贴广告后,倪萍未支付剩余的11万元居间费。昨天,西城法院开尼龙输送带审此案。倪萍代理人当庭说:向先生收了钱,又反悔了。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昨天,原告向先生与律师一起到庭,被告倪萍本人并未露面,她委托两名律师出庭应诉。庭审中,向先生说,2006年,他作为中间人,促成倪萍代言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属下的丁桂儿脐贴品牌3年,倪萍在2007年支付居间费用4万元,别人的危机就是自己的良机投资要先具备抵抗风险的能力时时刻刻都要防范交易风险只要有钱就拿去做投资以退为进此后一直未支付剩余的11万元居间费。他多次索要未果,他起诉要求倪萍支付11万居间费及利息。

  为证明己方的说法,向先生出示了多份录音证据。向先生说,他与倪萍经纪人倪凌云的通话录音中,倪凌云同意支付15万元居间费,那么,倪萍就该履行这份就跟人做事情一样口头协议,付给他15万元。对此,倪萍的代理人陈旭律师说,在涉案代言合同缔约过程中,提供居间服务的有两个,一个是向先生,他向亚宝药业提供服务;另一家北京东方霓虹广告公司向倪萍提供居间服务,所以向先生和倪萍不存在直接法律关系,向先生告错了人。

  对于居间费的数额,被告代理人不认可向先生提交的录音证据。被告代理人说,倪凌云是东方霓虹公司职员,倪萍从未向原告承诺支付15万元,她本人不清楚此事。据被告代理人介绍,2006年,向先生曾与东方霓虹广告公司就居间费分配问题产生了分歧,后来双方协商定为4万元。原本此事早已了结,向先生收了钱,却又反悔了。陈旭说。陈旭还表示,倪萍本人虽没有出庭,但她本人对此案非常有信心。

  ■庭后对话

  :当初您是怎么找到倪萍代言的?居间费用该由谁出?

  向先生:当初是亚宝药业公司找我,我再联系倪萍做代言。按照我们行业来说,中间人收取的居间费一般由艺人出。

  :您怎么想到录音为证呢?

  向先生:我以前与其他人发生过此类纠纷,我吃过亏,所以此次做了录音。

  ■案件疑点

  疑点一:中间人为什么打官司?

  原、被告都向法庭提供了向先生与倪萍的通话录音为证,法官允许当庭播放。在录音中,向先生自称,他只拿了4万,这事让老婆和妹妹知道后,总唠叨个没完,弄得他很烦心,他希望倪萍支付剩余的钱。倪萍说:你没有签意向,吃亏也是白吃亏你的处境我能理解

倪萍代言被讨中介费中间人起诉索要11万项

,我个人给你2万元,如果你能接受,我就找人给你送去。

  向先生说,他终没有同意倪萍的提议。被告代理人表示,原告打官司是出于个人原因,才向倪萍找后账,而并非是合同之诉。

  疑点二:代言合同数额是真是假?

  被告方当庭提交了涉案代言合同。这次倪萍的代言费仅为200万,对方没有理由索要高额居间费。被告代理人说,即使存在口头协议,也仅是两个居间人之间的事,当初,倪凌云与向先生磋商中,向先生收取15万的条件是,双方努力使代言合同金额谈到400万以上,但实际没有达到这个数额。

  代言合同有可能存在大、小合同,倪萍有可能为了避沟槽式HDPE超静音排水管税,将合同金额做低了。原告代理人反驳说。

星型圈
浙江油画厂家
眉山纺机配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